栖于眼睛这牢笼

嘘,一个小小的咕咕。随缘写写东西。

我将身边人身上的某块碎片摘下,出自有意或是无意,凑入自己的拼盘。凑出了“我”。

我本身是懦弱的,安静且茫然。于是血红色的碎片被摘下,装入心脏,把暴躁和尖锐藏于流淌的血液。紧接着是自卑与傲慢在交织,于是我采下来自模仿她的稳重和平和的碎片,放入我的记忆,一点一点地效尤。我举棋不定,恍若隔世,锋利的碎片可能会割伤我的手——可我依旧去碰触。学习、效仿,只为避免被远处他人的碎片灼烧了眼。

我不断摘着、摘着,丢弃这一片,续补那一片。


评论

热度(1)